“新冠病毒有变体,A类流行于美澳”?张定宇回应–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4月12日电(记者曾伟 彭心韫 薄晨棣)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最早打响全民战“疫”的地方,新冠肺炎疫情的风暴之眼。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好转,金银潭医院的工作发生了哪些变化?对于当前全球的疫情趋势,被称为“铁人院长”的张定宇有怎样的看法?回顾这场战“疫”,有哪些事情最难忘?11日,在“春暖花开日,英雄凯旋时”,人民网强国论坛记者对张定宇进行了专访。谈病毒起源:有多起源的可能性据外媒报道,剑桥大学近日在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上发表关于新冠病毒的几个变种和传播路径的研究报告。研究者将目前全球的新冠“变体”分为了三个类型:A、B、C三个变种。A类病毒更多发现于美国和澳洲的受感染者。A类在武汉只有极少案例,且来源于在武汉生活过的美国人。研究人员认为,毒株C类型演化自B,B类型演化自A。张定宇认为:“病毒多起源的可能性是有的。如同地球上的生命,不可能仅有一处起源地点,这需要科学上的探讨。无论起源在哪,病毒都会播撒到世界各地,需要全世界团结起来共同应对。在关于起源地的争论,张定宇表示,这应该是科学上需要探讨的事情。无论它起源在什么地方,不应有地缘歧视、种族歧视。张定宇说,我们是个地球村,人员的交流很多,无论是欧美作为起源地,还是说中国作为起源地,或者是东南亚或者什么地方作为起源地,地缘的歧视和种族的歧视是很要不得的,这会导致对人类世界的一个倒退。每个人就会区隔开来,这是逆潮流而动的动作。谈国际疫情:今年八九月份或是转折点当前全球疫情蔓延,形势严峻。针对当前全球疫情,张定宇说:“这是一场人类的一场灾难,中国的防控措施和诊疗方案是值得借鉴的。遗憾的是因为文化、民族、传统差异,导致一些国家在疫情之初没有采取中国早期的积极做法,这是非常可惜的。”“现在多国已经在做积极的响应,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一套做法,有些做法是行之有效的。比如广泛的检测。现在发现病人多是因为检测量大,并不意味着那里的疫情是最严重的。但就死亡率和其他指标来说,每个地方的表现会不一样。”针对未来形势,张定宇说,按照专家的说法,如果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疫情还是有望得到遏制,今年八九月份或许是全球的转折点,或者从那以后整个疫情得到了一些控制。“现在更令人担心的可能不是欧美发达国家,而是那些没有做检测的地方,比如非洲、南亚的一些国家,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等等,没有进行广泛的检测,医疗条件也不够充足。”谈医院重点:研究未转阴患者后续方案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是武汉的传染病专科医院,疫情期间收治的全部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截至目前,金银潭医院总共收治患者2850多名,出院率达86%。那么金银潭医院现在的工作重点是什么?张定宇介绍,现在医院的主要工作是研究持续没有转阴患者的后续方案。“我医大概现在还有40多这种病人。这些人持续阳性时间大概有40天、30天、50天、60天,甚至有更长的,这些病人是我们一个重点。”张定宇说,你们可能会关心他们有没有传染性,这些人实际上没有传染性。科学的证据来说,没有证据觉得他们有传染性。他们现在整体的状况都很好,也没有发烧,也没有咳嗽,肺部影像吸收也非常的好。但是,这些人没有回归社会,隔离在医院里面。持续没有转阴是不是也说明了病毒狡猾,难以莫测?张定宇解释说,有很多病毒,比如甲流病毒,经过治疗,只要没有临床症状就OK,新冠病毒也是这样。有证据表明9天以后,绝大部分病人不怎么排毒,或者他排出的核酸都是一些死的,不一定都是活病毒,对其他人没有影响。但因为全球大疫情,大家把所有的动作都调到最高,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所以,有些人就被长期滞留在医院或隔离点。“有些病人已经在医院隔离超过2个月。他们在心理上很难熬。”张定宇也表示,目前,湖北省卫健委正组织一批专家和国家卫健委专家一起探讨,这些人是否可以居家隔离。“比如说戴上口罩,注意手消毒,有一定保护措施,又可以和家人在一起,整个社会成本也不高。”谈感动的事:最大困难是在极限边缘战斗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是最早打响全民战“疫”的地方,也是一线中的一线。整个过程有哪些难忘的记忆?张定宇回忆,在这场战“疫”中所面对的最大困难,是收治病人的压力。金银潭医院只有696张床的收治能力,但疫情导致病人数量暴增,为了让尽量多的人得到救治,突然要求加床收治病人的情况在所难免。2月9日,已经超负荷运转43天的金银潭医院,再次接到收治一批危重症患者的紧急任务。21个病区,每层楼都在走廊添加10至14张病床。“大家都没有任何怨言,因为这个城市的人民等着你,你心中要有大家。”战“疫”中医护人员的工作状态也一度达到极限。“以前可以戴N95口罩进去看病人,看一会儿后脱衣服出来再休息一下,现在得穿好防护服,进去以后不吃不喝,待六小时、八小时。回头看,那个状态确实算是极限。”在战“疫”中运转接近极限的时刻,金银潭医院迎来了“援军”:上海医疗队、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福建医疗队,浙江医疗队,北京国家中医医疗队,湖南医疗队,安徽医疗队,江苏医疗队等,先后入驻金银潭医院支援。与援鄂医疗队共同工作的经历,令张定宇难忘。“来援助的专家,比如中日友好医院曹彬教授,做事严谨,有良好的医德、医风和学术风范。这么知名的大专家,对每一个病人都要亲自仔细查看,危重病人的抢救也亲历亲为,给我印象非常深。”医院里一直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也让张定宇感动,坚守ICU三个多月的95后护士梁顺就是其中之一。“给病人翻身、拍背,处理ICU病人的排泄物、给伤口换药、给病人鼻饲都是梁顺的工作。这些临床服务工作,有的人会回避一些,但他总是主动要求去做。武汉封城后,梁顺暂时不能回到租住的地方,只能住酒店,到现在为止已经三个多月了。像他这样,长时间没有回家的医生、护士有三四百人。”尽管如此忙碌,张定宇依然在家做饭、洗碗。记者最后问张定宇在生活上有什么规划?张定宇笑了,说道:“洗碗肯定还是要洗的,做饭现在没时间做了,以前我还是能做饭的。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经常在家里那么说,我和大家也那么说,我现在能够工作,这是多幸福的一件事情。我现在能去洗碗是多幸福的一件事情。如果以后我坐上轮椅,我什么也动不了了,我看着你们洗碗多痛苦,我看着你们工作,我多痛苦啊。”记者回答:“医学进步那么快,您自己又是医生,老天会眷顾您的。”“谢谢你。我也非常积极地应对这件事情,我倒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张定宇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