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怎么了?合作商或被延期结算,要求客户线下交易_内容
原标题:穷游网怎么了?合作商或被延期结算,要求客户线下交易 作者/马克李 近日,一封疑似穷游网内部下发给合作商家的延迟结算通知在社交媒体中广泛流传。 内容显示,受疫情影响,穷游网方面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其相关旅行产品出现大规模退、改订单,再加之疫情仍在持续,企业仍未能全面复工,为进一步降低损失遂决定推迟结算。 这样来看,穷游网与携程、飞猪等OTA平台一样,遭遇了大规模退、改订单挤兑,更为重要的是,这或将成为其被打回原形的导火索。 2019年第四季度,穷游网宣布实现盈利。在当时大批量的媒体报道中,其信源引用一方面是来自“穷游网内部”,另一方面则是CEO肖异口中的“预计实现盈利”。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细节,对于公众所关注的具体数字并未提及。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无法否定“实现盈利”这背后的含义对于穷游网来说有多么重大,要知道,其亏损已经长达8年之久。 但遗憾的是,2020年开篇不利,新冠疫情疫情几乎摧毁了全球旅游业且仍在持续中,穷游网也身处暴风之中。 据乐观推测,国内游至少需要6个月时间才可以恢复至年前水平,而穷游所擅长的出境游则至少需要1年时间。 面对未来,穷游的挑战或许更加严峻。 商家或遭延迟结算,要求客户线下转账 “为了减少因用户退、改订单给穷游及广大商家带来的影响,穷游决定延迟本次应在3月15日的结算,并将本期结算日期改为3月31日。”近日,一封疑似穷游网内部下发给合作商家的延迟结算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社交媒体中广泛流传。 内容显示,受疫情影响,穷游网方面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其相关旅行产品出现大规模退、改订单,再加之疫情仍在持续,企业仍未能全面复工,为进一步降低损失遂决定推迟结算。 事实上,穷游网当下的遭遇我们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已经看的太多,包括携程、飞猪在内的OTA平台纷纷遭遇大规模退、改订单挤兑,进而出现对外退款不及时、对内结算不及时等状况。 针对上述通知内容,河豚文旅在第一时间尝试与穷游网方面取得联系,但较为遗憾的是,截至发稿前,穷游网方面并未做出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在通过与穷游商户的接触过程中,我们所发现的蛛丝马迹或许可以间接证实这一点。 河豚文旅以想要购买特价机票为由与穷游商城中某三字合作商家取得了联系,在完成查票即将提交护照锁票时,该商户表示:“如果要购买商品的话,不能在穷游商城下单,须直接转账对公账户”。 而在穷游的折扣社群中,同样有群友表示,穷游商城的特价产品管理员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上线了。 另一方面,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中,有数量可观关于穷游网的投诉,“穷游网不给退款,疫情影响菲律宾禁止入境”;“穷游网疫情期间联系不上”;“预定酒店同意取消,穷游拖延处理”……但也必须明确的是,穷游网的相关投诉并非个例,而是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 那么这样来看,在疫情的催化下,刚刚盈利的穷游网遭遇了大规模订单退、改,再加之企业未能全面复工、部分业务中断则进一步挤兑了企业经营状况。 连续亏损8年,4年未获融资 众所周知,穷游网是国内领先的UGC企业,素以极高质量的内容服务数百万用户,广受市场好评。同样毋庸置疑的是,穷游网在商业化的道路上走的异常曲折。 自2011年正式商业化可能性以来,“有内容、有人气却没有钱聚”,成为了大家一直以来对穷游的印象。 与其他竞品不同,穷游网早年间的主要营收80%以上都来自佣金而非广告。要知道,在那个时间节点,广告就是各家网站的经济支柱。 至于为什么不接广告? 穷游网联合创始人周彤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2016年以前,穷游网几乎不做广告,团队里都是一群爱旅游的文艺青年,大家觉得你怎么能在攻略里做广告呢,多影响内容质量,多污秽。” 事实上,早年的穷游网是一家自带傲骨的企业,就算是广告也要做成一件有趣的事,原因无他——穷游的用户对于内容很挑剔。 2014年市场运营总监张哲瑞曾公开表示,穷游对于广告这块的态度更多倾向于合作,一部分是内容合作,比如亚航大促信息,这种信息是网友需求的,无论收不收费,这都是穷游作为资讯网站必须给到的。一种是品牌合作,穷游挑选气质比较符合的品牌商,比如可口可乐,比如果壳来进行合作,然后一起做有趣的事。 时间来到2016年。 或许是迫于经营压力,穷游在这一年中开放了广告商业化方式。目前,广告营销已经成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除此之外,在探索商业化的过程中,穷游还做过哪些探索? “民宿”、“地接”、“目的地交通”、“知识付费”……但结果如何?似乎没有人再提了,这其中,或许也包括穷游自己。 2019年5月,穷游头号竞品企业马蜂窝旅游网宣布完成2.5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并宣称预计在两年时间内上市。 反观穷游方面,上一笔D轮融资还停留在2016年1月8日,而对于公司最新的融资进度,创始人兼CEO肖异表示,“现在有投资人在和我们接洽,后续一直都有融资,上市也在计划当中。” 4年时间未获融资,或许这意味着资本市场并不看好穷游的商业模式及未来。 “内容+营销”会是穷游的理想国吗? 2019年第四季度,穷游网宣布实现盈利。但至于穷游网盈利水平如何?目前还没有一个详细的数字可以体现。 甚至在当时的报道中、我们能到查阅到的信源中,也仅仅是使用了“穷游网内部透露”、预计实现盈利”等字眼。 但即便如此,我们无法否定“实现盈利”这四个字对于穷游网的意义有多么重大,要知道,为了迎来这一历史性时刻他们已经等待了8年之久。 那么,穷游网是如何实现盈利的? 复盘穷游网发展历程, 2019年是其全面发力“内容+”的一年。 在这一年中,凭借15年的沉淀,以“内容”为核心,结合精准的用户画像,并借用大数据技术促进交易转化,最终通过“内容+营销”、“内容+交易”等方式实现商业变现。 需要了解的是,在“变现”的过程中,穷游于2018年年底发布的碎片化旅行兴趣社交产品“Biu!”至关重要。 “Biu!”是什么? 此前,在穷游的社区用,广大用户多以图文形式发布内容,而在Biu!上面,用户则可以通过短视频的形式分享旅行经验等等。 简单来说,Biu!就是旅行版抖音。 公开数据显示,自Biu!推出以来,总计已产出超过1000万条内容。其中,影音化内容占比50%。此外,通过业务数据来看,通过Biu!中跳转预订酒店,转化率超6%,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穷游还拥有PGC旅游指南“穷游锦囊”及海量的UGC内容,如游记攻略、旅行问答、等,目前,在站内已积累了600多本的穷游锦囊电子书,累积阅读量超5.6亿。 面对未来,穷游在 “2019穷游TOP50年度旅行者大会”上再次强调,从流量、运营、商业三力齐发,将继续强化达人体系,并将其作为内容生态的重要战略之一,足见穷游在“内容+”模式的决心。 那么这样来看,穷游网找到了最恰当的发展逻辑,前景似乎一片大好。 但这样的好年景能够持续多久?模式内部又存在多少“X因素”?这其中的决定权是掌握在穷游手中还是在内容输出端?从目前信息来看,这一模式仍存在诸多争议点。 在内容方面,当下穷游的KOL未来是否跳槽其他平台?KOL如何保证内容的优质产出?穷游会又会持续提供多少助力以刺激用户创作激情? 在转化方面,由于产品属性不同,旅游产品是非刚需且低频的消费,那么当下的高转化率能够维持多久?或许,这与产品价格、视频内容都有着直接的联系。其次,转化后的商品核销率又如何? 雪上加霜的是,当下被摧毁的旅游业恢复年前水平仍需时日,据乐观推测,国内游至少需要6个月时间才可以恢复至年前水平,而穷游所擅长的出境游则至少需要1年时间。 显然,穷游网也面临着被打回原形的境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